新手养猫

养一只折耳蓝猫的体验

 

【我和猫的那些事儿】
     养一只折耳蓝猫的体验  
【我和猫的那些事儿】

文 | 念落

  

【我和猫的那些事儿】

(正文2462字)

我家里一贯的风格是饲养花鸟鱼虫,父母全然没有饲养大型宠物的想法。

 

直到有一天妈妈因怕吵执意要卖掉妹妹心爱的玄凤鹦鹉,家里才顺理成章地引进了一只新宠物——名为“德福”的英短蓝猫。

 

正在上大学的我得知家里多了只猫,很是兴奋。

 

长这么大,免不了会被“猫派”和“狗派”的争论卷入,我对这个问题毫无纠结,从小怕狗的特质自然引起了我对猫的偏爱。

 

照片上的德福,身高体长,皮毛是英短蓝猫独有的黑灰色,在阳光与阴影交合之中泛着一层淡淡的蓝光,眼睛宛如玻璃罐中封存的天然蜂蜜,边缘是浓稠的蜜色,正中则闪动着熠熠金光。

 

它的脖子上还系着一个妈妈手制的大蝴蝶结,是用暗红交织墨绿的格子布料扎成的双层蝴蝶结,中间挂着一个金色的铜制铃铛,这样的搭配恰到好处,很符合它纯正的英国猫族血统,它身上的每一个细节仿佛都在声明它是大大高贵于其他猫的。

 

等我亲眼见到德福时,才发现它与“高贵”二字相去甚远。

 

德福眼神温柔,动作轻盈,姿态优雅,走起路来,另有一番慵懒的气质,尾巴仿佛只是借着空气的托力,自然而然地向上摆动,尾巴尖儿独有自个儿的意识,时不时朝人勾勾手、眨眨眼,完全活跃在了猫身的优游不迫之外。

 

一般的猫需要一定的适应期才能正常生活在新的地方,而德福“初来乍到”也很悠然自在,当天晚上就踱到沙发上安然入睡了。

 

听说,它的前一个饲主是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小姑娘,因为不会养猫,图了个新鲜就把猫送回宠物店了,更久之前,还有别的饲主抛弃过它。

 

也许正是这样的经历,让德福以为去的每一户人家都是“几日游”的旅程,最终的归宿还是宠物店,这才对人类习以为常,养成了一副“温柔”的模样。

 

如果是在讲给邻家小孩听的童话故事里,我家应该是德福旅程的最后一站,结尾应该这样写道:“这只猫经过了漫长的旅程,终于找到了一个真正的家,从此以后,它过上了幸福的生活。

 

但是在童话里,我家并不是作者选择的最终之地;在现实里,猫被多次抛弃总有理由。

 

德福在我们家待了一个月后,因为打喷嚏和食欲不旺,被妈妈退回了宠物店。

 

德福回到宠物店后,轻车熟路地扎进猫群,舔了口略显浑浊的水,闻了闻哄抢过后的食物残渣,然后摆着尾巴走向了柜台附近的清净之地。

 

它的尾巴尖儿自由地打着转儿,仿佛在朝我说:“这场旅途还不错,再会了,朋友!

 

也许,德福直到长成成年猫,也只愿对这个吵闹混乱的“大杂院”存留记忆和感情吧。

 

妈妈挑选了一只食欲旺盛、双眼有神的小猫崽儿替换德福,这只小猫儿与德福品种相同,另有一对儿可爱的折耳,被妈妈戏称“德福的儿子”,于是“小德福”继承了“大德福”之位,入住了我们家。

 

起初,我和妹妹都无法接纳这只健康的猫崽儿,执意认为就这样抛弃生了病的“大德福”太不人道,又看到妈妈把大德福最喜欢卧的毛绒大桃子残忍丢弃,把大德福的食盆、猫砂盆全权交给小德福,甚至连典雅的蝴蝶结都出现在了小德福的脸下,便私下里说了这猫崽儿许多坏话——

 

“小德福怕生得很,见了人就往沙发底下钻!大德福都是主动往人身上炕!

 

“小德福一点儿都不通人性!大德福不仅每天早上用铃铛声叫醒咱俩,在咱俩心情不好的时候还会主动走来让咱俩摸呢!

 

“小德福光知道吃,给它猫食儿的时候它就偎人了!大德福才没这么馋!

 

“小德福叫声像耗子,一点都不像公猫!

 

“小德福胆子真小!带它出门它连地都不敢踩,直往人脚上蹿!

 

……

 

日子就在我和妹妹一人一句的抱怨中过去了,我俩对大德福的思念从未停止,而小德福也毕竟无辜,我俩对它的排斥便在时光的流逝下逐渐消解,转化为了关怀和喜爱。

 

等我再一次放假回家时,小德福已长成了一只肥硕圆润的少年猫——皮毛黑亮光滑,眼睛圆溜明亮,依旧怕生胆小,吃头儿也一如既往得好,会主动蹭给它喂食儿的人,只是不再喜欢钻沙发底儿,也不再辗转各个房间寻找“大杂院”的猫群。

 

小德福在听到敲饭盆的声音时会屁颠屁颠地凑上来,酷似狗样儿,因为胃口好,比刚来家里时胖了很多,抱起来沉甸甸的,很有充实感,若是从床上或桌子上跳到地上,会有如同石头落水似的扑通声,蠢萌蠢萌的,真是给一家人带来了不少乐趣。

 

小德福虽不似大德福风度翩翩、善解人意,但凭一副贪吃猫的胖模样儿,也讨得了许多人的喜爱。

 

小德福很喜欢找我玩儿,常常在正坐好后,仰起它的小胖脸长喵一声,胖脸下立着两条绒绒的小猫腿儿,还有两只圆圆的小猫爪并在一起,这模样儿真是可爱极了!

 

小德福玩耍的方式很调皮,当我靠近它的时候,它就立即撂着蹄子甩开了我,怯怯地扭头看我一眼,等发现我再次接近它的时候,又是一溜烟儿地蹿到了新地方,就这样循环往复,小德福乐此不疲。

 

若是没人陪它玩儿,它会从不知名的犄角旮旯里找寻玩儿物——常常是一块儿可以在地面打滑的物件儿,它会用两只小猫爪把玩物儿拨来挑去,等熟练上手了,就忽然用力一弹,自己也随着玩儿物一起冲向前方,宛如两支离弦之箭交缠在一起,那景象很是惊险刺激,任何人看了都不得不夸它为猫界的“灵活胖子”。

 

如果小德福有机会跳出窗子,家里一定会多出个什么东西,有时候是一只臭屁虫,有时候甚至是一只死麻雀。

 

不过小德福也有安静的时候,洗衣房的落地窗口是它喜爱的去处,它喜欢瘫在窗角张望窗外,享受迎面吹来的徐徐清风,那个时候,即使我打扰它,它也不会理我。

 

也许,每每趴在那里时,小德福都在想什么重要的大事儿呢!

 

每早天还没亮,小德福就会走进我和妹妹的房间里喵喵直叫,但我每晚都不舍得把房门关上,可能对这样的吵闹有点喜爱吧!

 

可惜的是,小德福是折耳猫,有极大可能是软骨病,它的尾巴粗大僵硬,摇动的时候像风扇叶,还被妈妈评价为:“德福的尾巴不灵活,只会笨摇!”软骨病大概在一周岁发病,病症是猫会因浑身骨头疼痛而懒散无力,失去精神。

 

现在小德福有八个月大了,等我下次再见到它,它将迎来一周岁的“天劫”。

 

时间和命运的莫名交合总令人手足无措。

 

大德福和小德福的命运都像是陷入了一个圆圈似的,令我不禁想起它们趴在窗口时专注好奇的眼神。

 

它们还没有见过世界的真容,只是从房屋走进笼子,又从笼子走向房屋,就这样度过了一生。

 

如果你也养了宠物的话,请一定善待它,因为每个生命,都是你值得怀念的,独一无二的奇迹。

(0)

本文由 折耳猫咖 作者:lianning2018 发表,转载请注明来源!

关键词:

发表评论